国产真实伦在线观看视频_成 人av 动 漫无码_三级在线观看免费播放 mtsq.app_草榴视频网-Welcome_Page67398
專注自動化生產線設備
“自動化信息化智能製造”解決方案專家

“人造石油”產業化如何破題

時間:2018-01-24 17:15:10
    隨著我國原油對外依存度不斷提高,尋找石油替代品以及保障能源安全已成當務之急。

  近日,國家能源局局長劉鐵男在東北調研油頁岩資源開發情況時指出,我國油頁岩資源豐富,加快油頁岩開發利用,對於增加國內油氣資源供給,保障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意義。

  油頁岩,這個略顯陌生的名詞由此進入了人們的視野。

  人造石油

  油頁岩是一種高灰份的固體可燃有機礦產,可通過低溫幹餾提煉出被稱為“黑金”的輕質低硫原油,是一種重要的非常規油氣資源。

  盡管近來各方對油頁岩的關注度急劇上升,但很多報道中對“油頁岩”與“頁岩油”的定義卻語焉不詳。通常將油頁岩幹餾後或者在地下直接加熱得到的原油稱為“頁岩油”,但這卻容易與地質概念中的“頁岩油”相混淆。

  中國石油勘探開發研究院副院長兼總地質師鄒才能對《中國科學報》記者表示:“我認為,這種原油從石油地質學的角度稱之為‘油頁岩油’或‘人造石油’更加科學,才能與地質學中的地下成熟的‘頁岩油’區分清楚。”

  鄒才能的觀點,也是許多業內研究人員和分析師的共識。

  中投顧問能源行業研究員周修傑也對《中國科學報》記者表示:“將油頁岩幹餾或地下加熱開采後得到的‘頁岩油’與地質學中的‘頁岩油’是有區別的,前者應稱為‘人造石油’。”

  記者了解到,油頁岩油的開發和應用已有近200年曆史。我國油頁岩油工業始於1928年,建國初期全國油頁岩油年產量曾占石油總產量的50%~60%。

  劉鐵男在調研時指出,我國油頁岩資源豐富,技術可采資源量約2400億噸,理論上可回收幹餾油約100億噸。

  鄒才能告訴記者,目前我國油頁岩的開發主要以地麵幹餾為主,技術總體還比較成熟。而當前國際上開展的地下原位加熱開采技術,在我國則仍處於工業化模擬實驗階段。

  他指出,全球四大非常規石油資源包括致密油、油砂油、頁岩油和油頁岩油。“作為未來石油的接替領域之一,油頁岩油是重要的非常規油氣資源,具有長遠的發展與投資前景。”

  卓創資訊分析師陳惠也告訴《中國科學報》記者,石油、煤炭、天然氣等價格不斷上漲,為我國頁岩油工業的發展提供了有利條件。

  障礙重重

  鄒才能告訴記者,隨著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國際油價高企,再次推動了我國油頁岩資源的開發熱潮,許多國有企業、民營資本都紛紛介入油頁岩資源的綜合開發利用。

  目前,我國油頁岩開發較前幾年有了較大發展,基本形成了遼寧撫順、吉林樺甸、山東龍口、廣東茂名四大工業化生產基地。截至2011年底,全國範圍內共建有撫順幹餾爐約350多台,年產油頁岩油達65×104噸。

  劉鐵男表示,要力爭“十二五”期間實現頁岩幹餾油產業化突破。對此,不少分析人士指出,盡管我國油頁岩資源儲量富足,但在開采技術、開發模式等方麵較為落後,短期內仍難大規模工業化經濟性生產。

  在鄒才能看來,目前油頁岩油的開發存在三大主要的技術瓶頸,“首先是幹餾後尾渣的利用技術不太成熟、不能完全‘物盡其用’,而且尾渣對環境造成汙染,尾渣再利用技術成為開發的一大瓶頸;其次,油頁岩油的開發成本一直居高不下,不能完全形成大規模經濟開采。此外,在利用技術與地質理論創新方麵仍需繼續突破”。

  除了在技術方麵障礙重重,要在短期內實現產業化的突破也並非易事。

  周修傑認為:“我國針對油頁岩的實質性優惠政策、保障措施均未同步問世,現在探討市場前景為時尚早。”

  他表示,由於開發模式單一,國內油頁岩開發僅僅涉及個別企業,融資渠道狹窄,開發方式落後,難以在短期內形成商業化運作。

  “與國外發達國家油頁岩開發產業相比,我國油頁岩資源綜合開發利用仍存在以露天開采為主,處理量小、技術落後、能耗大、工業化規模與綜合利用水平較低、環境保護滯後等製約因素。”鄒才能總結說。

  前景可期

  盡管還有不少障礙,但作為重要的非常規石油資源,促進油頁岩產業化已迫在眉睫。

  鄒才能說:“既然要推進產業化,就要對我國油頁岩資源重新進行係統與詳細的研究,加快對我國油頁岩和油頁岩技術開采資源、經濟可采資源分布情況的評價。”

  據了解,我國油頁岩與油頁岩油資源分布廣且較分散、品位差異大、落實程度較低,目前探明資源儲量還不到總資源量的3%。

  因此,鄒才能認為,首先應當優選有利目標區,強化油頁岩油資源的可動用性、經濟性與環境評估;其次,應加快國外先進油頁岩幹餾工藝的引進、消化吸收,加快配套綜合利用技術的開發,建立生產工業規範與技術流程。

  記者了解到,我國中深層油頁岩資源比較豐富,約占油頁岩資源總量的36%,而原位開采技術能夠有效地利用該部分資源。

  “相對於幹餾技術,地下原位開采技術具有開采深度大、收油率高、環境汙染小等優點,所以還應當加快頁岩油原位開采關鍵技術研發與現場裝備研發。”鄒才能說。

  據悉,“十一五”期間,我國已初步完成油頁岩原位開采物理模擬實驗和數值模擬研究。鄒才能表示,“十二五”期間須繼續開展現場實驗,大力推廣示範項目建設,為油頁岩油工業建立生產技術標準及生產流程。

  對於如何鼓勵民間資本進入油頁岩領域,周修傑指出,國家相關部門應盡快出台針對性舉措,“支持龍頭企業進行開采技術研發,在稅收、資金、土地等方麵給予優惠及補貼”。

  鄒才能則認為,我國龍頭石油國企應發揮引導作用,積極介入我國油頁岩資源綜合開發,利用其雄厚資金、先進技術、強大的研究團隊與工程作業隊伍優勢,引導我國油頁岩資源綜合開發利用與產業發展。

  “國內自主創新理論技術引領、國外先進實用裝備引進、政策輿論科學引導——油頁岩的產業化之路應遵循這三大原則,其發展前景值得期待。”鄒才能說。